愿压岁钱不忘“初心”

  • 来源:未央区纪委
  • 作者:张玉哲
  • 发布日期:2017-02-23 16:11:57
  • 浏览量:1317

春节,老百姓俗称过大年,是我国最盛大的一个传统节日,但凡这个时候,大街小港张灯结彩,火树银花,五十六个民族一道普天同庆,翩跹起舞,互庆安祥,互送祝福。对每个炎黄子孙,它就是一道无形的诏书,伴随着降临的年味,都不约而同地整点行装,带着丰收,揣着期盼,携妻带子,跨南走北,追源寻根,风风火火的必在大年三十之前踏进梦中的家园过大年。

而过大年,晚辈给长者躬身拜年,大人给孩子发压岁钱又成了春节一项独具特色的“礼仪”。长辈给未成年的晚辈发压岁钱,以示吉祥如意、岁岁平安。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年也越过越丰盛,越过越“贵”。 压岁钱水涨船高,坐地起价,甚至让很多人扛不住,为之忧愁和烦恼,成为过年的焦虑和负担。本来是血缘之亲、朋友之情的压岁钱,却成了你来我返的筹码交换,传统意义上的压岁钱变味了。在这本来一派祥和的节日氛围里,压岁钱、红包越来越“重”的份量,逐渐成了年氛里一个不和谐的音符。

过年携妻及幼子回乡下老家,也身临其境。几个近几年在闯荡得不错的堂兄贤弟,对幼子颇为喜爱,每人豪气地甩出几张百元大钞作为孩子的压岁钱,显得尤为体面。几个耕食在家的本家叔婶,原本高高兴兴也想凑上前抱抱孩子,但看到他人阔绰出手,好是派头!自己不由得讪讪低头,尴尬地缩回已伸出的臂手……

想起自己孩童时代,每逢过年,长辈红包里的几枚硬币、几张大角也会让我高兴不已,而发红包的长辈更是眉开眼笑,不管是长者还是晚者,都乐在脸上,甜在心里。那个时代,似乎没人去注重红包里的钱币是多是少,只知道发出去的是吉祥,接到的是幸福。想到这,不知怎么地,心底无名的有点酸涩……

跑进里屋,无意间看到电视里播放一个拜年画面:先是出来几个大人在画面上相互抱拳贺春,再下来出现两个七、八岁年纪的小女孩,身着节日的盛装,晒比着各自在年间收到的压岁钱数额。屋里人多吵乱,具体什么台词我没能听清,只逮住最后一言:“明天我们再比谁的多”。想必也有不少人留意到这个画面,但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场景,除了欢喜之余,有无其它感慨?反正我心里总是隐约感觉不舒,觉得在电视里让孩子晒比压岁钱,用收到压岁钱的多少来衡量各自的快乐感和幸福、用压岁钱的多少来夸晒节日的盛情和生活的美好,是否有些以瑕掩玉之嫌?

可怜的孩子,你们知道吗?你们学来的这个“价值观”,让多少爱你的人想去逗逗你,想去抱抱你,想去亲亲你,可是他们不敢上前,只能躲缩在阔绰人的身后,对你爱而远之,只能通过人与人的间隙,笑望着你。——因为他们在想抱抱你之前,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衣兜,掂量过后他们就失掉了抱你的勇气……

可爱的孩子,你们知道吗?当家长把你们领到亲朋面前,你们象顺口溜一样敷衍着背出“叔叔阿姨,过年好”之类贺词后,便急于伸手接要红包,打开后你们的表情又是那么的真切——红包厚了得意,甜甜的再唤几声叔叔或阿姨;红包薄了失落,嘴一厥递给面者一个:扣门或啬皮。你们学到的这个“厚此薄彼”,让原本的“压岁钱”失去了初衷,让一些人神采奕奕、春风拂面,也让一些人饰着尴尬、揣着心酸……

过年长辈给孩子发“压岁钱”,早在西汉时期就有了。压岁钱在起初来说,可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,人们认为孩子弱小,容易受鬼祟的侵害。所以过年发给小孩压岁钱,寓意压祟驱邪,帮助小孩平安过年。可现在压岁钱却渐渐远离了初衷,孩子大凡更加关注压岁钱的金额,而又有几个孩子知晓压岁钱的寓意?

仔细思量,让原本神圣的“压岁钱”变味的祸首是什么呢?是当今社会的奢侈之风、奢糜之气和庸俗之念。它象蛀虫一样侵蚀着新春的祥和,让压岁钱失去了压祟驱邪、吉祥如意的美好寓意。亲朋好友给孩子压岁钱更多的是出于“面子人情”,不惜互相攀比,压岁钱俨然成了送人情、还人情的借口和工具。这种虚伪的表现和庸俗的荒堂让人间亲情、友情变得势利无比。更可怕的是这变味的压岁钱在逐渐侵蚀着孩子们幼小纯洁的心灵,早早扭曲了他们的价值观、人生观。

在我们中华民族这个盛大节日里,大家南来北往,克服千山万水凑到一起,图的就是个团圆。携妻带子轻轻松松的走亲访友,相互间捧出个祝福,收回个祝愿,一年和和美美,平平安安!——何乐而不为呢?

愿压岁钱能不忘“初心”,让人们都过个轻松纯粹、少点铜臭味的春节吧!

愿压岁钱这道“灵符”能走出阴霾,回归本意,守护我们的孩子健康成长!